xbet星投

首页 > 正文

【长篇连载】太平洋吹来微微的风-22

www.minecraftflash.com2019-08-27

  爱在广州篇(14)

  题记: 并不是每一次握手言和,都能够抚平伤害。——独木舟

  “李总你找我?”林思敏走进艾瑞克的办公室。

  “坐,思敏。”

  林思敏脸上有着少见的轻松。“你是不是想问我,黎明问了我什么问题?”

  “不是,我是想问你,今天见到父亲的感觉,是不是与上次很不一样?”

  林思敏开心地笑了:“真是很不一样,艾瑞克,谢谢你!”

  “谢我?为什么?”艾瑞克明知故问。

  “感谢你开导我,让我慢慢想通,不再纠结,不再去恨他,相反,尝试去理解他。今天我特别轻松。原来放下恨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情,痛苦的根源是自己想不通。”

  “想不到一夜间你变成哲学家了。”艾瑞克故意打趣:“多从别人的角度去看问题,尝试去理解别人,这样对别人好,对自己更好。看到你现在的样子,真为你开心。”

  林思敏鼻子一酸,眼睛有点湿润,这么多年的心结,悄然打开。

  “说说公事,黎董说了些什么?”

  她回过神来:“李总,北京项目有戏了!我觉得应该很快就有结果,黎明选择启德没有悬念。咱们这么久的努力终于没白费!”

  “这临门一脚,全靠你了思敏!没有你,启德不可能这么快这么顺利地打动黎明,谢谢你!”

  “李总您客气了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我进公司时间不长,贡献最小了。感谢你给我学习的机会。”

  “好了别谦虚,我们继续努力,等正式拿下北京项目,再一起庆功!”

  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 林思敏笑着走出艾瑞克办公室。

  菲利普敲了敲艾瑞克办公室的门,便急急走进来。他递给艾瑞克一个公文袋,并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。艾瑞克一边紧锁眉头,一边大骂了一句:“婊子!”

  正在这时候,电话响了,是吴影。

  艾瑞克强压心头怒火,用很平静的声音接起电话:“什么事?”

  “亲爱的,想你了。这回接电话怎么这么快?”

  “有事说事。” 冷冰冰的声调似冰川。

  “没什么事,我就是想你了,下午就想见你。”

  艾瑞克的怒火几乎要烧起来了,刚想发作,看到菲利普让他压制火气的手势,忽然心生一计:“好啊,下午四点,在我们公司对面的咖啡厅见面吧。不见不散。”说完直接挂了。

  “大哥,你真要见这个臭婆娘?她就是个大麻烦,还是远离比较好。”

  “菲利普,该来的会来,该去的会去。躲,是没有用的。我倒要看看,她到底还有什么幺蛾子。”

陌生手机发来的短信,“下午四点,启德对面的咖啡厅,有好戏。”

  当时林静正在嘉嘉的国际学校里做义工,学校准备筹备一个汇报演出,义工家长们正围在一起商量晚会的分工合作。她看到手机短信,脸一下沉了下来,这个神秘人物到底想干什么,要她去怀疑自己的老公,去监视自己的老公吗?信息到底是为自己好,还是成心破坏?林静很犹豫,她相信自己的老公,但内心有一个声音在鼓动自己下午四点去咖啡厅看个究竟。

  林静走出会议室,站在空旷的走廊,给艾瑞克打了个电话。

  艾瑞克正跟菲利普说着话,看到林静打来,便快快接起:“老婆,你不是在嘉嘉学校做义工吗?”

  “老公,我的左眼跳得很厉害,害怕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,忍不住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“老婆,你有没有不舒服?是不是最近太累了?我看你瘦了好多,要是累了,就回家多休息。”

  “老公,你下午要出去吗?”

  艾瑞克听到林静这么问,心里咯噔了一下:“你为什么这么问?你从来不问我去哪里。”林静听出他心中的警觉。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,她熟知艾瑞克的每一种语气,这种警觉,恰恰证实了手机短信的可信度。

  “没什么老公,我就随口一问,没什么事我就挂了。” 腿发软,天气忽然闷热,让她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。说不好是她害怕短信是真的,还是什么别的原因,后背一阵凉。她打定了主意,下午四点,一定要去启德看个究竟。

  艾瑞克被林静挂了电话,心中有不妙的感觉,冥冥中他觉得林静可能知道了什么,不然不会唐突地打来电话,更不会问他下午是否要出去。这一切都很奇怪,但是他下午四点一定要赴这个约,与吴影当面说个清楚。

  下午四点,艾瑞克准时来到公司对面的小咖啡馆,到的时候,吴影已经坐在了临街的窗边,正看着窗外发呆。

  今天的吴影,淡淡的妆容,一件白色棉质上衣,荷花边的设计露出了削瘦的锁骨和肩,既性感又娇俏,口红也是桃红色,如果没有那晚的事情,一眼望去,她是一位既有中年熟女的风韵,又娇媚可人的女子。可一想到那晚的遭遇,艾瑞克就气上心头。

  他来到桌前,一声不响地坐下。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不想一坐下就吵架,他强压心中的怒火,语气平静。

  吴影没做声,从烟盒里拿出烟,慢慢点上:“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吗?你穿着一件白色的CK T恤,浅蓝色牛仔裤,一头卷发,染成金黄色,戴着一副黑边眼镜,既斯文又狂野,特别喜欢同人开玩笑,总是把人逗得哈哈笑。”

  艾瑞克没想到吴影会说这些,便从自己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,点上。

  “后来,我一直暗暗喜欢你,每次你叫我和同学一起出去玩,因为喜欢你,怕被你发现,便总叫上林静。林静是我的室友,我的闺蜜,我总同她说,艾瑞克是个很好的男孩子,值得托付终身。你知道我为什么总这样对她说吗,艾瑞克?”吴影吐了一口烟圈出来,一脸认真地看着他:“因为我喜欢你但又不敢告诉你。我想通过同她说这些来给自己打气。可没想到......”吴影无奈地笑了笑:“你们居然好上了!我亲手把自己喜欢的男孩送给了最好的朋友!你说我傻不傻?”

  艾瑞克一直不说话,一口接着一口,抽着烟。

  “林静以为我贪慕虚荣,一心想嫁给有钱人,那只是我对她说的表面话,她根本不知道,我爱上你的时候,你什么都不是!”吴影的情绪开始有点激动,但艾瑞克能感受到,这些都是她的肺腑之言。

  “吴影,过去的事,说了没有任何意义。我和林静已经结婚这么多年,两个孩子都大了,我爱她,也只爱她,不会再爱别人。你若是真的在乎我,就不应该做那些龌龊的事情。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爱你,就会背叛林静吗?”

  吴影脸上没有半点吃惊,”你都知道了?厉害!是,我是龌龊,我是无耻,我是疯狂!但都是因为我爱你!我要得到你,即使只有一个晚上,我也心甘情愿,心满意足!”她边说边笑,一半是凄惨一半是甜蜜。

  “说吧吴影,你想怎样?我不会容许任何人破坏我的家庭,更不能容忍有人对林静做出半点伤害,所以我奉劝你,最好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不然的话,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艾瑞克边说边微笑,看不出半点威胁,但语气生硬。

  “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林静,这是我的机票,明天飞温哥华。既然我都要走了,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。”吴影边说边把一张纸放在桌上,让艾瑞克看。的确是一张第二天飞温哥华的电子票。 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
  ”说吧吴影,既然你都要走了,有什么请求,我都尽力做到。”艾瑞克心里说不出的轻松。

  “我要你亲我一口,就当是告别之吻,毕竟,我们春宵一刻,也算是露水夫妻一场。”吴影的手忽然向前摸着艾瑞克的手,并紧紧握住他。

  对吴影突如其来的要求,艾瑞克愣住了。要走了还有这些过分的要求,这让他有点烦乱,一时间,居然没有甩开吴影的手,反而低头沉思了片刻。

  吻她,对不起林静。不吻的话,不知吴影又要提什么其他更过分的要求。

  “这样吧,我就吻一下你的额头,就当作是告别的礼仪吧。”吴影含笑答应了。

  艾瑞克起身上前,低身在吴影的额头上轻轻一吻,她身上有一股奇特的香水味,让他怔了一下,这就是那晚她身上的味道。

  他正准备走的当儿,吴影忽然抬头,用手搂着艾瑞克的脖子,将他尽力推向自己,然后用自己的唇热烈地吻住了他的唇。

  一时间,他整个人都蒙了,头嗡地一下大了,不知发生什么事,这个吻来得太突然,恍惚间却有点熟悉,让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,男女之间的事情像潘多拉的魔盒,不能打开,一旦记忆被打开,你很难封锁那道门。

  玻璃窗外,下午的太阳正好,晒得柏油马路都发烫了,路上的行人稀疏,路边的树荫下站着一名戴着帽子和太阳眼镜的女子,正是林静。

  她躲在树的一旁,清清楚楚地看到,艾瑞克从咖啡桌的这边起身,走到吴影跟前,先是轻吻了她的额头,然后吴影热烈地抱着他的脖子,亲吻着他的唇,而他竟没有马上推开她,只是整个人呆站在那里。 林静全身发抖,眼前发黑,头一下眩晕起来,整个人都快站不住了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她断然不会相信照片,或者别人的鬼话,眼前的他,居然同自己大学时最好的闺蜜热吻在一起,就在光天化日之下。那夜晚呢?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日头晒得人发烫,她却仿佛身陷北冰洋。她不敢再看下去,被枕边人背叛的晴空霹雳让她一直发抖,不能自持。林静一边发抖, 一边失魂落魄地慢慢走开了。

  街道的一角,正站着一个黑衣人,从不同角度快速地拍下很多照片,照片里的吴影如痴如醉,艾瑞克呆站着不懂反应。

  艾瑞克忽然冷静下来,猛然推开吴影。

  “请你自重吴影。既然你都要走了,咱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,我希望你回温哥华好好重新开始,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。也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林静。她人特别单纯,对感情有着重度洁癖,我不希望你说的或者暗示的任何事情让她有什么误会。而至于我们之间,就当作一场误会吧,你的把戏,我全部调查清楚了,也就不戳穿你。好自为之。如果让我知道你对林静胡说八道,我自有办法让你后悔万分。这样说,清楚了吗?”

  艾瑞克坐在位子上,微笑着说着,彬彬有礼。

  “放心艾瑞克,我说爱你,比你想象中的还爱你,以前爱,现在爱,将来也爱。时间会给你答案。我走了。”吴影脸上有诡秘的笑容,她向艾瑞克递上一个妩媚的飞吻,春风满面地离开。

  不知为什么,艾瑞克心里有种不详的感觉,好像自己中了套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